新452期

撰文 / 向南找北

编辑 / 浪燕陵

自从知道向南谈恋爱开始,我就知道他要少玩点游戏。但戒烟……我真没想过

终究来了,那迟来的DEL键

对于第一次吸烟的动机,阿南是这样跟我说的:“我高中那会看了一部名叫《花样年华》的电影,里面梁朝伟叼烟的样子实在太帅,就想学他,我那时还脑补了一下自己当时的样子呢。” 我瞬间想象到了当时的情景,笑着对阿南说,要不你现在抽一根?我看看什么样子。

阿南看了我一眼,推了推眼镜,默默的说“我现在已经戒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阿南的话,因为他是我认识时间最久的朋友,在我看来,他只有两个爱好,一是打游戏,二是吸烟,这两个东西陪伴他的时间最长。虽然我们俩有段时间没见,但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

我赶忙问,你戒烟了? 他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已经有快一个月没吸了。” 我又问,那游戏呢?你还打dota吗? 他抿了下嘴,歪着头想了一下,说:“也有快一个月没玩了吧。” 我有些吃惊,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冬天发现了一只活蹦乱跳的蚊子。但听完了阿南接下来讲的故事之后,我的惊讶变成了一种复杂的感慨。

本文由多玩画报「歪弟日报」栏目原创,享有作者原稿登用版权,转载请保留此行。

日记本不见了

我还记得我上一次看到阿南的时候是在他大学毕业那会儿,他喝高了,叼着烟,涨红着脸,嘴里哼哼着朴树的《那些花儿》,摇摇晃晃的准备解开裤子撒尿。

他看到我,对我说“待会继续回去喝,喝啊,喝啊,可喝完了就真的要各自奔天涯了吗?以后还能遇到有意思的事儿了吗?”我看着他酒后的丑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又对着我笑了笑,嘴里嘟囔着“你哪能懂啊。”但我怎么会不懂呢?

毕业之后,阿南搬到了一个离学校不远的小区,每天朝八晚五的上班,晚上回到家里抽着烟打打游戏,和众多屌丝一样,普普通通平淡无奇。唯一不一样的可能就是他会偶尔去学校的食堂解决晚饭问题,因为那里的饭菜既便宜又好吃,他的故事就是在那里发生的。

前段时间的某个月末,阿南算了算口袋中的钱,决定最近几天的晚饭还是回学校的食堂解决吧。食堂到他家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步行大概二十多分钟。这天晚上,当他坐在家里的电脑前,点燃一根烟,想要写日记的时候,突然发现装着日记的背包不见了。

他一拍脑袋,糟了,一定是落在了学校的食堂里。其实包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日记本之外就是几份公司的备份材料,但日记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因为他的记性一直不好,很多事儿不记下来就会忘掉,哪天开心了,哪天难过了,谁在哪天借了他多少钱,过几天公司有什么安排,甚至连他刚更换的dota2帐号密码都记在了里面,每次写日记之前,他都会翻看一下昨天的内容。

再输一次你的QQ号

阿南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食堂已经关门,人流量那么大的地方,想要找回来基本是不可能的。他点了根烟,恨恨的骂了一句,想要给哥们打电话吐槽,但看了眼时间,又放弃了。就在这时,他面前的电脑突然“叮”的响了一声,屏幕上显示他的游戏账号在别处登录。

“我操,完蛋了,我的装备!”阿南突然意识到,可能有人捡到了他的背包,并且还翻看了他的日记,发现了他的游戏账号和密码,最邪门的的是那个人也玩dota2。阿南虽然算不上土豪,但游戏库存中的饰品也值个几千块,这要是也一起丢了,他真就想跳楼了。

还好阿南只是记性差,智商并没问题,他立刻想到了更改密码,但在填验证邮箱的密码时,他又遇到了一个万丈深渊,邮箱的密码也记在了日记本上。

阿南叼着烟,瘫坐在电脑前,他绝望的登上自己的帐号,想要看下损失,但令他意外的是,除了他的游戏ID变成了“你的包被我捡到了,加我QQ54680”。此外,其他东西一点没变。但由于ID过长,后面的显示不出来,阿南想了一下,把ID又改成了“再输一次你的QQ号”,希望那个人能再次登录。

刚改完不久,他的帐号又被挤了下去,过了几分钟,阿南再一次登录,这次ID中的号码完整的显示出来。

就这样,他与那个人以一种即简单又麻烦的交流方式相识了,老天也在此时将缘分这个奇妙的东西展现在了阿南面前——那个人是一个女生。

少玩了游戏

在阿南的眼中,日记就如同内裤一样,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其他人看到,而能看到的人必然是和他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他最初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可逆的定律,因为看过了日记不代表特殊,而特殊则代表看过了日记,但这个女生的出现却让他否定了自己之前的定律。

他会时常登录社交软件查看是否有新的信息,他会拎着十斤重的西瓜大老远跑到女生的宿舍楼下,他会在工作的时候突然陷入沉思,会有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如蒙太奇一般闯进他生活的每个角落,他封闭的内心被这个女生撕开了一条裂缝,钻了进去。

阿南告诉我这个女生叫小钰,在说到她的名字时,阿南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很难察觉的微笑。我又吃了一惊,问他,我操,你不会是恋爱了吧?怪不得你游戏不玩了,烟也不抽了,诶,不对,恋爱跟游戏可能会有点冲突,但和吸烟有关系吗?

阿南坚定的告诉我“有!”

就像夏天总会伴随着彩虹,冬天也会有飘雪点缀着一样,阿南在游戏开始的时候总喜欢点燃一支烟,他左手中指上有一小块疤,就是因为有一次打的太过专注,不小心被烟头烫伤的。除了吸烟之外,阿南在打游戏的时候还有一个习惯,就是会把手机调成静音,他要是钻进了游戏里,谁也别想把他拽出来。

转机出现在沈阳短暂的深秋,早晚冷,中午热。在刚结束了一局游戏之后,阿南看着床上的手机,犹豫了一下,拿了起来,他隐约觉得在游戏的过程中,手机好像亮过几次。开机一看,连着好几条都是小钰的未接来电,阿南皱了皱眉,走到窗前,对着窗外点点灯光的黑夜打了回去。

原来小钰知道阿南的烟瘾大,特地托人从安溪带来了铁观音,又买来了陈皮,菊花等养肺的东西,亲自泡了一大杯茶,想要送给阿南。但她并不知道阿南具体住在哪栋楼,打电话也没人接,她猜阿南一定是在打游戏,便像狗血的爱情剧里演的那样,站在小区门口等着。深秋的黑夜有一种说不出的冷,阿南牵着小钰冰凉的手,拿着早已不在温热的茶,心里却突然生出一股暖流。当小钰清脆的喷嚏让楼道里泛黄的感应灯亮起时,阿南在心中已经将游戏卸载了。

戒了烟

接下来的几天小钰总会按时将泡好的茶送到阿南的手中,阵阵温热透过白白的瓷杯传到了阿南的手心,流到了那个有节奏跳动着的地方。阿南在这几天还发现了一个怪事儿,明明自己没有抽多少烟,但到了晚上,烟盒中总是所剩无几。

说到这里,阿南眉眼弯弯的问我:“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还没等我开口,他又说道:“有一次,我洗澡出来,突然发现她背对着我,在桌子上鼓捣着些什么,我一说话,给她吓了一跳,转身的时候,烟盒掉在了地上,我发现她的手里正握着几根烟。那时她白皙的脸颊上泛起微红,刘海随着刚才猛然的转身凌乱的散落在一侧,她抿着嘴,想要躲开我的目光,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我吃了一惊,打断他,问道,怎么?她也抽烟?还偷拿你的烟?

阿南并没有理会我脑洞大开的问题,继续自顾自的说:“我那时突然很感动,原来为了能让我少抽几支烟,她每次来都会偷偷拿走几根。我总认为习惯是过去的东西倒映在生活中的投影,我们沉湎其中,不希望有一丝改变,这就好像我们在保持着倒退的姿势向前走,如果转身太迟,一定会跌倒。我戒掉烟,从游戏世界中慢慢淡出,这并不代表我认为之前是错的,它们确确实实发生过,我这样做的原因是……”

他的这些矫情又高深莫测的话让我有些受不了,但又觉得有些道理,我打断他说,你这样做只是因为她吧?

阿南没有回答我,而是摸了摸刚剃完的下巴说:“那你觉得是过去好一些呢,还是现在或者将来会好一些呢?”

我楞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他刚才问我的问题:“我现在才按下的Delete键是不是有一些迟?”好像明白了些什么。看着镜子里挂着笑容的阿南,我不置可否,对他说:“别想这些了,你现在这样挺好,快出门吧,外面阳光明媚,她还在等着你呢。”

分享到:
赞 +294 踩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