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047期

撰文 / 二十四

编辑 / 浪燕陵

趁账号还有时间,上去看看朋友吧

今晚按下O键,会亮起几个名字?

“11月20号开德拉诺之王,一起回去玩啊?”我点下视频的暂停键,打开不断闪烁的QQ,在那雪白色的聊天窗中只看到这么一句话孤零零的挂在那里。

我顺势地望向右上角,点下了红色的叉,重新点击播放键,菲儿那自带笑容的脸庞再次出现的屏幕之中。可此刻在我的脑海中环绕不去的却是刚刚关闭掉的那个群的名字——1团基佬群。

这是我QQ上唯一一个还没有退掉的《魔兽世界》公会群,因为那里还驻留着那群与我一同奋斗了无数日夜的哥们,那里还存储着我们曾经充满激情的青春。

本文由多玩画报「歪弟日报」栏目原创,享有作者原稿登用版权,转载请保留此行。

一个还不错的会长

“哎呦?有新弟兄啊?欢迎欢迎。”这是我在这个刚加入的公会YY里听到的第一句话。

在那天之前,我刚刚因为装备纠纷的问题带着身旁的亲友们翘掉了原来的公会。借着朋友的关系,集体跳槽到了这个副本进度尚可的公会里。

当时我们几个的装备都是接近毕业的水平,因此顺理成章地挤掉几个人加入了由公会会长亲自带团的1团队伍。 那时会长和我一样都还在上大学,他所率领的1团正是当时最常见的大学生团。也就是说公会会长是大学生,公会主力都是他的同校同学,或者他同学的同学,以及他同学的女朋友等等。

我和他们相伴了两个游戏版本,如果不是我们各自所在的城市相隔较远的话,我相信我会和他们成为更要好的朋友。但最终,我们的关系仍停留在“一个还算公正的团长”和“一个手法不错的法师”。

直到后来,我临近彻底AFK时,他仍在某次副本进度出问题的时候在QQ上叫我上线帮忙打本。而在我下线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仍是那句:“有需要随时招呼。”他留给我的也依旧是之前的那句话:“妥了。”

而现在的他正在北京四环外某公司做着一名普通的职员,每天都忙碌着为生活打拼。他的那群同学们偶尔在现实中也还会联系,刚刚在群里问要不要一起回去玩的也是他同学中的一员。

也许20号这天,他还会与那群同学们相约一起跑去网吧,打开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客户端,输入那永远不会忘记的账号和密码,再次奋战在那片天地之中。

只是我不是他的同学,他也只是我在《魔兽世界》中,一个还算公正的团长。

援助哥和援助嫂

一想到当年那没日没夜的魔兽生活,我的眼前就浮现出了坐在副本门口等待着迟到的家伙上线时的光景。

一群蛋疼的家伙边在YY里聊着该扣迟到的家伙多少DKP,边忙着各自手头的事儿,爱PK的那俩货还在那个地方插着旗竞争着谁才是1团第一PVP大神,爱跑成就的那个血精灵不断地点着随机坐骑宏,每召唤出一个坐骑就要让角色说出坐骑的名字。

往往等到大家都觉得没趣的时候,会长就会说起那句台词:“援助哥,换XX号打吧。嫂子就不用换了。”

援助哥比我们都大一些,当年据说是在外企公司做业务员。之所以叫他援助哥,就是因为他那全职业制霸的游戏方式。无论团里今天打本缺什么职业,援助哥都可以换个装备差不多的账号进团帮我们打。而他的女朋友也一直陪着他一起玩《魔兽世界》,两个人一共经营了近十五个账号。

正因为援助哥和援助嫂这种无私的行为,出的装备都会优先让给他们俩,而他们俩也从来都是适度取得,从来都没有抢过谁的装备,因此他们俩在团里的人缘极好。

如今的他已成为了公司的项目经理,而当年那位女朋友也顺利的与他正式领取了国家颁发的结婚证书,成为了我国广大合法夫妻中的一份子。他们的女儿刚刚一个月大,据援助哥说他们家双十一买了几千块钱的尿不湿。

现在的他早已放下了那十几个账号,每天都在忙碌着家庭与事业,辛苦却过得充实。

有时候,只练一个账号也挺好。

大V骑士

“我靠,大V骑士,你悠着点,别干OT了!”差不多的话曾经伴随了我们近三个月,会长只要说完这句话,就马上会紧接着一阵仇恨错乱,然后灭团。那段时光中,我们听到这句话,基本上就等于接到了灭团的信号。

还记得当时公会进度不佳,却意外的招来了一位装备毕业的惩戒骑,正当我们兴致勃勃地带着这位大腿准备攻克进度难题时,却在副本中第一次听到了先前说的那句话,紧接着就如同往日一样灭了整整一宿。 其实那个惩戒骑的名字叫William,但因为《魔兽世界》游戏内字体的缘故,那个大写的W看起来特别像两个V,所以会长就一直叫他大V骑士。

后来了解了一下才知道,这位大V骑士没什么魔兽基础,就是因为突然对这个游戏感兴趣了,便被朋友拉进了《魔兽世界》。 最开始他问他朋友说,这游戏也没什么人啊?他朋友告诉他《魔兽世界》满级才是开始,大家都在满级之后刷装备呢。然后他便一路代练迅速地抵达了满级。

之后他又问他朋友,怎么才能快点提升装备啊?他朋友就告诉他需要加入公会,与公会成员处好关系,一起打副本等BOSS掉自己能用的装备,再和同职业的玩家竞争DKP,之后才能拿到装备。然后大V骑士就跟了几个礼拜的金团,直接换了一套毕业装备。仅差那么一两件饰物,他决定找个公会打着玩。之后他就加入了我们公会,在我们的见证下从OT之神,一路成长为暴力主输出。

当年没人知道大V骑士是做什么工作的,只知道他在线时间比较长,消费起来毫不含糊,也从来都不会在装备上与一个团的人斤斤计较。 最近联系时才知道,他现在正在做水木工程的项目经理。

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出差,忙着跟政府、跟工程队、跟技术人员打交道。最忙的时候每天都得早上5点起床,晚上11点抵达旅店,然后就昏睡过去,为了谈生意喝酒喝到进医院。

至于游戏?他好像在手机屏幕那边笑了笑,这年头,他连电脑都少开了。

曾经的密友

滑动QQ的好友列表,无意中撇到一个熟悉的备注名,看着我那曾经的女朋友,突然想起她也曾经玩过《魔兽世界》。她比我小一届,我们是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的彼此。她在还没成为我女朋友之前就被我拉进《魔兽世界》。变成我的女朋友之后,她也会偶尔跟我一起打打本,刷刷日常。

只不过她远没有我那么疯狂。我们在一起度过了美好的大学生涯,而毕业之后,我选择了分手。因为我知道,我们的未来没有什么交集。

最近我偶然间在QQ的好友照片功能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她,同时也看到了她身边的那个陌生男孩。照片中的她笑的很开心,照片下标注的是她和她男朋友去国外旅游的故事。

刚分手的时候,我们因为太过了解彼此,所以都非常自觉的避免了任何可以再度见面的场合。于是,我向共同的朋友询问了一下,得知她最近正在某个公司作者美工的工作。而有关她现任男朋友的事儿,我很自觉的没有询问。只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开心很幸福,其实就够了。 对她来说,《魔兽世界》和我一样,早已彻底远离了她。

不知觉间,我已经告别《魔兽世界》整整三年,英雄榜中那个曾经伴随我无数日夜的角色,已经变成了一片黑色的剪影。 三年的时光,算不上长。但这三年,我从那个每天都想着怎样才能拿到“龙怒塔雷苟萨之眠”的无忧少年,变成了一个留意同学去向,留意女同事,留意房价,留意家具的上班族。

《魔兽世界》还是那曾经的游戏,虽然版本号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更新着,但游戏内再多的变化,都永远也赶不上人的变化。

不知道《魔兽世界》的7.0、8.0、9.0乃至10.0的时候,我又在什么地方,为着什么样的目标而做着怎样的奋斗呢?

但此时此刻,比起去思考那么遥远的问题,我更好奇今天晚上,当我点开熟悉的O键时,那帮家伙的名字究竟会重新亮起几个。

6.0更新了什么,至今对我来说都只是一个下载进度条。但6.0让我想起的朋友,却每一个都是记忆中响亮的名字。

这是一个,老友重逢的日子。

分享到:
赞 +173 踩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