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462期

撰文 / 向南找北

编辑 / 浪燕陵

和以往的一些故事差不多,这次的主角也不是非常正面。但消除记忆这事儿……却非常有趣

记一段记忆消除的往事

“你这病我没法治,再说了,这也不是病,你就别再缠着我了,快点离开行吗?”身穿白衣的心理医生对着愁容满面的小刘说道,言语之中的不耐烦就像已经在水中浸泡了许久的海绵一样,不需要用力,就会轻易地渗出来。

“求您了医生,求您了!我真的忘不掉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小刘有点歇斯底里,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肉里,红着眼睛,大声的冲医生喊道。

看着小刘痛苦的脸,医生终于有些于心不忍,他可以体会小刘现在的心情,因为假如是自己深爱的人离开,他也会如此痛苦的。 医生摆弄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好像在思索什么,然后犹豫了一下,抓起桌上的笔,在便签上写下了一串地址,递给了小刘。 “听说这个地址的主人可以清除记忆,你可以去试一试,但我觉得对你来说,清除记忆可能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医生有些无奈的对小刘说:“好了,现在你能离开了吧?”

小刘还没来得及感谢,便被医生连拖带拽的撵出了诊所,他还记得医生关门时的那句话:“下次来的时候如果你还是一身酒气,我决不会放你进来的。” 的确,为了忘掉前女友,小刘最近总是喝的烂醉,脑袋也时常犯迷糊。

但医生刚才的那句话就和戴在他无名指上的婚戒一样,引起了小刘的注意,“难道还有下一次?”小刘心想。

本文由多玩画报「歪弟日报」栏目原创,享有作者原稿登用版权,转载请保留此行。

卖金鱼的男人

根据医生留给他的地址,小刘找到了这个叫易的男人。易的屋子里有很多鱼缸,里面清一色都是金鱼,看起来就像一个卖鱼的店铺。“买鱼?”易头也没抬,对站在门口的小刘说道。

“呃,对对,买鱼,能让我进来吗?”小刘正愁不知如何开口,听到易的话,便赶紧应了一句。 易抬起头,和小刘对视了几秒,嘴角微微一翘,说“进来吧。”四周鱼缸里的金鱼好像听懂了易说的话,纷纷调整身体,摇曳着尾巴,将大大的眼睛对着即将进来的小刘,水中慢慢腾起了几个气泡。

小刘装模作样的看着鱼缸里的金鱼,心里盘算着应该如何开口,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让他觉得有些高深莫测,而且不论怎么看,也完全没有心理医生的样子。突然,小刘瞥到鱼缸下方竟然贴着标价,细细一看更让他吃惊,每条的价格都是5位数。 “您这鱼也太贵了吧?!”小刘问道。 “看你要买哪种了,你要嫌贵,就去看看屋外鱼缸里的那些。”易淡淡说道。

“妈的,我又不是来买鱼的。”小刘在心里骂了一句,勉强的挤出笑脸,对易说“其实我是经人介绍来的,就是那个心理医生,他说你能帮我…” 易打断了小刘的话:“标签那写着呢,就是那个价,你要嫌贵就去屋外随便挑几条。”

小刘被易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酒劲又恰好上来,前女友在厨房里做饭的场景突然出现在脑海中,可此时他闻到的不是饭菜的香气,而是屋子里隐约散发的鱼腥味。他有些不耐烦的问:“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和这些金鱼的价格有什么关系?” 易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了一句:“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不解、急躁,再加上失恋之后的痛苦和难以抑制的酒精,这些东西混杂到一起让小刘不由的生出一股怒火,朝易吼道:“我是听说你能清除记忆才来的,谁要来买你的破鱼!” 易并没生气,有些不屑的说:“你觉得记忆不值钱吗?我的金鱼就是你记忆的载体,你认为记忆能消失?可笑,我只不过是把它换了个地方而已。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屋里的金鱼会是这个价格了吧?”

忘掉那些美好

小刘顿时泄了气,原本的千言万语都被易所说的话堵在了嘴边,是啊,没钱不光留不住女友,连记忆也没法抹去。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每天下班回家女友做好了饭,吃过饭他便跑到电脑前开始打游戏,整天无精打采的他只有在游戏中才会生龙活虎指点江山。直到有一天,他回家后发现摆在桌子上的不再是饭菜,而是一张女友留下的字条时,他原本的麻木才被痛彻心扉所取代。

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再追回女友,唯一的出路就是抹掉过去美好的记忆,于是他选择了酒精,可没想到却适得其反,过去美好的记忆就像刻刀一样深深的刻在了他大脑的最上层。他用卖掉游戏账号换来的钱去看了心理医生,结果辗转几次,换来的还是“没钱”这个非常现实的词。

他悲伤的向易哭诉了自己想要消除记忆的原因。 易并没有搭理脸上写满了悲伤的小刘,而是对他说:“你要是没钱就去屋外随便挑几条,当我送你了。” 听到易说的话,小刘握紧的拳头又颤抖了一下,他很清楚自己现在一无所有,根本无法支付如此高额的费用,但美好的记忆与痛苦的现状所形成的巨大反差正疯狂的折磨着他,他面色惨白,使劲的咬着嘴唇,和眼前的易对视着。

突然,他拿起鱼缸旁的一把剪刀,将左手夹在双刃之间,带着哭腔对易说道:“您就帮我这次吧,我把这只手剪下来当抵押!” 易万万没想到小刘会有这般举动,他的店只是消除记忆的地方,并不是屠宰场,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店里沾上别人的鲜血,更何况还是剪下一只手。看着小刘绝望的脸,易突然有种略带同情的无奈。 “你真的想好了?要把和她在一起美好的记忆都消除掉?我可不能跟你保证消掉之后就不会痛苦。”

“我想好了,求您快点吧!”小刘回答的很决绝。 在他看来,自己之所以会如此难受,完全是因为过去太美好,两者的反差就像珠峰与马里亚纳海沟一般,让他无法接受。他知道酒精只会让他忘掉由美好转变为痛苦的那一瞬间,真正的解决办法就是消除掉美好的记忆,让这种反差彻底消失。

很幸运,借着酒后的无赖劲,小刘终于如愿以偿了,他再也记不起女友为她所做的饭菜,给他唱过的生日歌,甚至连他们床上的美好时光也在他的脑海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小刘很满意。在他临走的时候,易将装载记忆的金鱼也送给他一并带走。

望着袋子里安心游曳的金鱼,小刘终于感受到了美好记忆消失之后所带来的无比轻松,他突然觉得与女友的分手并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可与此同时,他忽略了一点,对于和女友的过去,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分歧、隐瞒、争吵等等这些不快乐,甚至痛苦的经历,它们正在悄悄的蚕食这短暂的轻松。

吐泡泡的金鱼

接下来的日子,小刘又变回了公司的小职员,每天在拥挤的公交与地铁中穿梭,吃着泡面,住着廉价的出租屋,打着以前的游戏,偶尔想到与前女友争吵时那张狰狞丑恶的面孔,他就会打起精神,在游戏中多杀几个对手。

就像《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这部电影中的主人公一样,在痛苦的现状与回忆的压迫下,小刘变得越来越绝望。当然,他不可能再想到记忆消除师这件事儿了,因为易在消除他之前的美好记忆的时候,也将自己的所作所为一起抹去。

在小刘看来,一切的转变靠的都是自己,而此时,每天浑浑噩噩的他却不知道该怎样再次转变。 在人生无望的时候,“结束”、“放弃”或者干脆说是“自杀”这种词语就会蹦到眼前,小刘自然也不例外。他打开了窗户,想要坐在窗前最后眺望一眼这个城市,可正当他起身的瞬间,窗台上的鱼缸被他碰到了地上,离了水的金鱼在地上扑哧扑哧的挣扎着,小刘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之前被消除掉的记忆从金鱼一张一合的嘴中喷涌而出。

过去美好记忆一幕一幕的全部出现在他的眼前,最后的画面是他挂着麻木的笑容,从易的金鱼店里走出。他晃了晃脑袋,赶紧挣扎着跳回了屋子里,对自己刚才的念头感到无比的后怕。

看着屋子里散落一地的空酒瓶,被扯掉了半边的海报,脏兮兮的衣服,凌乱的床,还有那张被扣在电脑桌上的相框,小刘陷入了沉思。他觉得记忆中的美好与现实中的痛苦所造成的反差,并不应该只让人感到悲伤,还应该给人带来弥补反差的动力,而忘掉美好的记忆并不是正确的方法,因为逃避只是悲伤的开始,接受现实才是悲伤的终结。

小刘恍然大悟,他想起了当初心理医生对他说过的那些话,他决定再去见一次那个医生。

又一个鱼缸

“您好,我这次没喝酒,能让我进去吗?”小刘对一身白衣的心理医生说道,他依然记着上次从这里出来时,医生所说的话。

“啊?请进。”医生有些疑惑,但态度和上次截然不同。“坐这里吧。”医生伸出手,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小刘发现之前,之前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不见了。

“您不记得我了?我就是上次求了您半天,您才给了我一个地址的那个,您当时还告诉我下次来的时候不能喝酒。”小刘笑着对医生说。

“我们之前见过吗?”医生一脸疑惑的说。

小刘站起来,想要从裤兜里掏出当时医生写给他的那个便签,他突然发现,医生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鱼缸,里面游曳着的金鱼和自己从易那里得到的一模一样。

分享到:
赞 +153 踩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