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467期

撰文 / 向南找北

编辑 / 浪燕陵

我们总是迫于无奈去改变,但很少有人能迫于无奈去喜欢

印度洋上的彩虹,《大航海》里的玩家

我在很小的时候最向往的职业是解放军,因为他们有枪;稍大一点后想当校长,因为可以管老师;大学的时候想成为一个电竞职业选手,因为可以无忧无虑的打游戏;而现在,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

当我将这个理想告诉蚊子的时候,远在印度洋上的他回了我一句“你可拉倒吧,你的理想就是自由,后面那仨字赶紧删了。” 我有点恼羞成怒,回他“你懂个屁!” 他不愠不火,回道“嗯嗯,我要去甲板看日出了。”又配上了一个再见的表情,一套反击行云流水,我仿佛看到了屏幕那边他得意的面孔。

蚊子是我初中时期的死党,我俩臭味相投,基本上初中时期我干过的所有坏事,旁边都有他的身影。除去干坏事的时候,剩下的时间我俩经常吵得不可开交,比如他说sky流的建筑应该这样摆,而我却觉得应该那样摆;再比如,他特别喜欢《仙剑》里的赵灵儿,而我则喜欢林月如,于是我俩便根据剧情展开撕逼大战。

但奇怪的是,随着不断的争吵,我俩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铁,就好比自己可以随便骂母校,但别人要骂,便瞬间跟他急眼。

本文由多玩画报「歪弟日报」栏目原创,享有作者原稿登用版权,转载请保留此行。

背上那名字

前段时间我妈突然微信给我发了一张图片,是一件写满名字的衣服,问我还要不要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图片加载出来之后才发现,原来是我初中时的校服,那时毕业了流行在校服上写下同学的名字。

我把图片放大,仔细的看着那一个个有些陌生的名字,突然有两个字让我眼前一亮——傻逼,我一下子想起了蚊子。

当初我兴冲冲的把笔递给他,他兴冲冲的在我背后写了两个字,我有些奇怪,问他:“咦,你名字不是三个字的吗?” 他说:“谁说要写自己的名字,我写的是你的名字,哈哈哈!” 我心想不好,老子的名字也是三个字,于是赶紧脱下了校服,定睛一看,这混蛋在背后写了“傻逼”两字。

我想要揪住他,但他早就跟我保持了一段距离,我气急败坏,大骂道:“你个傻逼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他边跑边笑,朝我喊道:“那是你的名字!”

往事如昨,那歪歪扭扭的两个字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妈见我不说话,又回了我一句:“这衣服背后怎么还写着‘傻逼’呢?我给扔了啊。”

我赶紧回道:“这是我初中校服,纪念品呢,你可别扔。”

我妈说:“那我给洗一洗放起来。”

我问:“上面的字能洗掉吗?”

我妈说:“应该是洗不掉了,时间太长了。”

我舒了口气,安心的说:“那洗了吧。”

《大航海时代》和《海贼王》

刚上初中时,兽王grubby已经登顶WCG,原本玩不死族的蚊子改玩了兽族,经常兴高采烈的对我们说:“哇!原来狼骑这么厉害,还骑着狼,酷死了!”就这样,他喜欢上了兽族。但好景不长,sky连夺两届WCG冠军,蚊子的war3的种族论又动摇了。

在屡次败于我的sky流之后,他改玩了人族,又时不时的对我们说:“狼骑大G遇到了男女巫就是个菜啊,大法虎的一逼啊,太喜欢人族了!” 在当时的我们看来,变换种族就相当于改变了信仰,所以我们纷纷鄙视蚊子。不过,主要原因是蚊子当时的技术是我们当中最厉害的,虽然他变来变去,但也越来越强。

初中毕业之后,蚊子War3的技术便止步不前,在我们转战dota之后,每次寒暑假去网吧玩,他都是固定的ATM,哪边实力强,便把他派过去,他成了平衡游戏的砝码。问他原因时他说:“我妈不交宽带费了,说等我考上大学才能上网,我平时就玩玩单机游戏。”

我问:“那你都玩了些什么?” 他说:“大航海时代,挺有意思的,在里面想干嘛就干嘛,我觉得比魔兽有意思。对了,我待会还要去书店买漫画呢。”

我问:“买《火影》?” 他有些得意的说:“是《海贼王》,比火影好看多了呢。”

我不屑的说:“有什么好看的,里面的人物一点也不帅,过段时间就完结了。” “反正我就喜欢《海贼王》。”他的话里带着坚定,“你们先玩吧,我这就要去书店了。”

伴随了我中学六年的《火影忍者》终于在前段时间更新了完结篇,而蚊子喜欢的《海贼王》才出了一半多点,这个打在我脸上的耳光虽然响亮,但隔得太久,已经没人注意。

蚊子后来考上了我们当地的海事大学,一个211、985的重点院校,他将其归功于高中三年只玩单机游戏。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我把《大航海时代》从1玩到了4,最后还考上了海事大学,这他妈简直是功德圆满呐!”

变着变着

大四的寒假,我曾和蚊子一起喝过几次酒。我问他将来打算干什么,他回答我“绝对不上船出海!妈的,我被我妈逼着读了四年海事,将来的路再也不能让她说的算了。”我竖起大拇指,对他说“有志气!不过你不上船出海还能干嘛?你学的这个专业好像很难在陆地上找到工作啊。”

他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光,戏谑的说“我要重拾儿时的梦想,开网吧!诶,别光说我,那你毕业了要干嘛?” 听到他的话,我便在脑袋中搜索我将来可以从事的职业,想了半天才发现自己除了打游戏厉害点以外,再没有什么其他的长处了,但转念一想,妈的,我能不能毕业还是问题呢。

我摇了摇头,小酌了一口杯里的酒,说道:“其实我和你差不多,有些东西也是变来变去的,现在说也没用,到时候又会变的。”

时间恍然而过,距离我们那次喝酒已经快一年了,这段日子里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改变,唯一没变的是我果真没有领到毕业证。

离校之后,我在图书出版公司找了份工作,谈不上讨厌,但绝对不喜欢,一天当中最能让我愉悦的就是从浑河大桥驶过的时候,看着宽广平静的河面以及两岸林立的高楼,我的心里总会不由生出一些想说的话。

蚊子则和他当初说的话完全相反,成为了一名轮机工程师。在今年九月,他登上了远洋轮船,开始了半年的海上之旅。刚上船的时候,他曾在朋友圈晒过自己的住舱,床边有一个小书架,上面摆着一排《海贼王》,而他在镜头前露着半张脸,咧着大嘴应该是在笑。

和当初玩War3不断变更种族时一样,他已经慢慢喜欢上了现实对他的改变。

在浑河大桥和印度洋对望

蚊子给我发来照片的时候,车刚好驶在浑河大桥,照片里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挂着一道长长的彩虹,彩虹的两端插在无垠的海上,蚊子对我说“你瞧,印度洋上的彩虹美吗?”

我没有回他,而是将羡慕的目光投向了车窗外,已经提前进入冬季的沈阳不知为何突然降起了雾,嗯,那天确实是雾,不是雾霾。广阔的河面上白茫茫的一片,让我恍惚之间以为自己也身在印度洋,蚊子正站在高耸的船头朝我招手,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发现照片中的那条彩虹。

我突然意识到,蚊子和我其实并不一样,我变来变去一直都没有找到喜欢的东西,而蚊子变来变去则是找到了喜欢的东西。我们总是迫于无奈去改变,但很少有人能迫于无奈去喜欢。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感慨时间匆匆而过、成长猝不及防,而现实又把我们拉到另一个层面,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寻找另一些能让自己喜欢的东西。

理想稳定而遥远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变来变去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重要的是我们该如何真实的体验与追求,因为这其中可能隐藏着些不一样的快乐,就像寂寥的印度洋上也会出现完美的彩虹。

分享到:
赞 +226 踩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