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475期

撰文 / 肉渣渣

编辑 / 浪燕陵

昨天,有朋友提到厂商努不努力,跟做不做得出好游戏,是没关系的。那它们赚不赚钱,跟我们快不快乐,有关么?

它赚不赚钱,会影响我快不快乐?

一贯跟不上时代的R君新近学到了一个旧词:游戏蝗虫。最早这个词是形容那些只玩免费游戏(那个时候的网游基本只在内测、公测期间免费)的玩家,他们以游戏正式运营、开始收费为界,跳往另一个新的免费游戏。借此回顾了一下自己的游戏历程,没什么定性的R君发现自己也能被归类到这个群体里——当年在网吧里,他会把桌面上看起来顺眼的游戏点开玩上一遍,大概打到不靠组队便很难升级的时候就另寻新欢;他能回忆起来的许多游戏,早已消散在泡沫繁荣的市场中,只能在搜索引擎中找到一点痕迹。

即便到了现在,游戏蝗虫的含义发生了许多变化,甚至还出现了专门的“蝗虫公会”,但总的来说仍算不上是个光彩的名号。R君不以为意,觉得从结果论来说,自己在游戏方面的投入确实不多,也就是为了娱乐和消遣随便玩玩的水平,蝗虫就蝗虫吧。

如此甘当蝗虫的R君还会忿忿不已地来找我吐槽,说玩个游戏而已,自己已经算是相当抠门了,没想到还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说骚年你真是图样图森破,还有人打游戏不但不花钱还能赚钱呢。R君发来一个瘪嘴的表情,问我,那你说,做游戏真的只是为了赚钱吗?

本文由多玩画报「歪弟日报」栏目原创,享有作者原稿登用版权,转载请保留此行。

说是为了爱,我都略心虚

细问之下我才知道,原来R君在一场嘴炮中铩羽而归。

为了方便称呼,就把另一位当事人叫做L好了。

L是那种特别特别有自制力的类型,绝不会为游戏充值一分钱,除非有免费试玩时间,否则也不会去玩任何按时计费的游戏。这些R都觉得可以接受,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选择的自由。

不过L在群里那种“游戏公司变着法坑玩家钱,傻子才会上当”的论调,却着实让他受不了,也是相互嘴炮开始的起因。 过程大概是这样:

L:游戏公司就是为了赚钱。

R:除了赚钱以外还有别的吧。比如有些制作者是以免费的独立游戏或者同人游戏起家的,那时人家也不赚钱啊。

L:最后出名了还不是赚钱。

R:没准人家是享受制作的过程呢。

L:最后赚不到钱看他还怎么享受。

如此往复,最后弄得R君碰了一鼻子灰,想来想去觉得L说的虽然总让自己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挑不出什么毛病。

“怎么回事?”R问,“我想说‘有些人做游戏是因为爱’的时候,自己都觉着心虚,说不出口。”

“大概因为你自己都不相信爱了吧。”

最终的目的

曾几何时,为了爱、为了梦想这种口号还能一呼百应。好像有了这些,什么艰难困苦都可以克服,只要梦想的力量足够强大,脑海中的空中楼阁也可以在现实中落地生根。

可是画出来的饼毕竟不能充饥,那些忽悠年轻人们“实现梦想、为爱奋斗”的公司在压榨干一批又一批空怀梦想与激情的年轻人后,黑心的老板卷款潜逃,仗义的老板赔的七七八八黯然退出,余下的也多和血汗工厂没什么区别。

不仅仅只有游戏业如此。实际上,这样的故事到处都在发生。而经历得多了,看得多了,听得多了,大家都知道,钱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有了几年工作经验的人再去求职,若是听到招聘方大谈特谈企业愿景行业前途,谈理想谈追求唯独不谈钱的时候,大概也对这家公司的作风能有个定数,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个合适的理由告辞,然后把这个公司列在自己的求职黑名单上。

在吃了很多钱方面的亏,上了很多钱方面的当以后,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这样通俗的警句早已深入人心。它的前半句,钱不是万能的,开始变得微不足道。而那些和钱无关的追求,也被与“虚伪”划上了等号,被功利主义和金钱至上的价值观挤到最卑微的角落。

“有钱能使鬼推磨。钱怎么不是万能的呢?”R君语带讽刺地回忆起他曾经参加过的一场入职培训。 讲得口沫横飞的人事经理问底下一群刚毕业的新人,“你们来这个公司是为了什么?”其中一个人的回答,“为了积累经验和学习”,招来经理鄙视的眼神。“下一个。”他甚至不屑做出点评,而是示意另一个人作答。“为了钱。”被点名的人很大声回答。

“这就对了嘛!”人事经理猛然一拍大腿,“说来说去,大家来这里就是为了赚钱的。”说着还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第一个作答的人,眼神里写满“说实话就好了,装什么装”的冷笑。 那个人就坐在R君旁边,R君听见他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只是希望以后我做出来的产品能得到市场认可啊。”

若是以L的逻辑,得到市场的认可,就表示做出来的产品赚钱,所以说来说去,那位没有回答为了钱的人,最终的目的也还是赚钱。于是无数种追求最后都只能落在一个渴望上,那即是钱;否定了一切都是为钱,就好像否定了世间的真理。

我不就打个游戏吗?

再这样下去话题很可能就远到精神困惑和价值观冲突上去,再也回不来了。我茫茫然地问他,怎么,你是最近准备转行跳槽,去做游戏?担心自己做出来的游戏被玩家痛批只是为了赚钱,想在我这儿表达一下决心?

那边沉默了一分钟,R君恶狠狠地发了表情过来:“我去,我不就是打个游戏吗?我招谁惹谁了?做游戏的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实现价值,都关我屁事啊?!游戏好玩我就多玩一会,不好玩就甩手不玩,难不成我不继续玩了,游戏公司还能上门查水表来?”

看来他仍旧打算做一只无忧无虑无公会的蝗虫。又过了一会,他好像也不再继续纠结L的看法,不再绞尽脑汁思考赚钱和梦想之间的关系,而是聊起了L本人。

他和L没一起玩过游戏,但是长时间在一个群里泡着,也多多少少知道些对方。若是有什么新的免费游戏出炉,L会挑三拣四地评判商城系统和各种付费项目,就算游戏赠送了许多付费道具,也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游戏公司设计的坑,让你尝到甜头后无法自拔,不断花钱进去”。

群里有人玩按时计费的游戏,L会不冷不热地在旁边大谈特谈别的免费游戏,“建模不错,场景设计的也好看,花钱玩这个,不值得”。

需要一次性买断却又没有相应试玩的游戏,L会去细细看宣传视频,以此判断游戏内的真实水准,看看值不值游戏贩售的那个价格。当然,不管结果是值还是不值,L都不会花钱去买,但这并不妨碍做了许多研究的他在群里侃侃而谈一款游戏的优劣、卖点与BUG。

抱着怎样的态度来玩游戏?

“所以可能,L的乐趣比起玩游戏本身,更在于享受‘大家来找茬’的过程?”“我觉得八成只是他没钱吧。”小有积怨的R君口不留情。

“也有人暗恋别人,暗恋着暗恋着,就只想着把感情埋在心底,暗比恋重要了嘛。” “本末倒置。”在R君不纠结的领域,他相当的直接。顺便一提,R君已经到了可以搓火球术的年纪,火球。

过了一会他补充:“其实我觉得就算是‘大家来找茬’,L也并不快乐。他从一开始就不是抱着享乐的态度来玩游戏的。”

我完全不认识L,如果真的是这样,若是连游戏都不能让人享乐,那还真是蛮可惜的。

最后再借机聊点有关金钱的私货。 商人逐利、劳有所得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赚多赚少自有市场把关,而对于一款能让我享受的游戏,花钱也是一种对制作组的肯定,花钱享乐,不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么?

所以等武林群侠传2出了我要买三份(拖走)!

—————————————————————

责编PS:我觉得对于玩家来说,游戏公司赚不赚钱,其实是没什么关系的。

但如果一间公司做游戏赚了大钱,而游戏又不怎么好玩,那难免就会让人不忿了。

只是大家别忘了,我们玩游戏就是为了图个开心。花钱还是不花钱,很多时候都只是点缀。

不过就我个人而言,那些不花钱就肯定玩得不开心的游戏,我是绝对不会玩的。相反,那些不花钱也能玩得开心的游戏,我倒是宁愿花点钱。

分享到:
赞 +172 踩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