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482期

撰文 / prussianblue

编辑 / 浪燕陵

这,可能是当年中国传播范围最广的一次收集运动

方便面里的水浒军团

偶然跟朋友聊起了卡牌游戏,他问我:“你喜欢集换式卡牌游戏吗?”

集换式卡牌的概念我大约知道,便回答说:“虽然我没玩过万智牌和游戏王,但是以前玩过的某种卡牌大概也可以算作某种意义上的集换式卡牌吧……”

“什么卡牌啊?”

“你肯定也玩过的,就是小浣熊的水浒卡啊。”

 

本文由多玩画报「歪弟日报」栏目原创,享有作者原稿登用版权,转载请保留此行。

方便面里的神秘礼物

提起小浣熊干脆面,很多80后到现在应该都还有很深的印象吧。小浣熊是统一集团在90年代针对大陆专门推出的一款速食产品,直到今天你依然可以在超市的零食架上找到它。

或许是因为面向特定年龄段用户的原因,为了吸引孩子们的兴趣,小浣熊从推出起就尝试着附送各种卡片一类的小玩意,先后尝试过小浣熊故事卡、小浣熊侦探卡、百变折叠漫画卡、小浣熊书签、头脑风暴卡、恐龙风暴卡……一系列新奇有趣的卡片,而当时小浣熊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小虎队干脆面也先后推出过旋风卡、还珠格格卡、世界杯球星卡等卡片,在学生群体中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收集热潮。

然而,在这些赠品之中,最为成功的,当属小浣熊在90年代末推出的水浒卡。这套卡牌包括了108张水浒好汉卡和6张恶人卡,针对每位好汉还设计了攻击力、攻击范围、防御力的数值,以及从不重复的兵器和技能,名字即便拿到今天来看也是各种酷炫。 很难形容,当时水浒卡在学生群体中掀起的是怎样一种热潮,几近“全民集卡”的热情造就了某种惊人的社会影响力。直到今天,还有一批卡友对这套水浒卡念念不忘,而淘宝上高仿的全套水浒卡也总也还不时会有些销量。

因为年代久远,具体是如何开始收集水浒卡的,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只依稀记得自己第一张吃到的卡片是当时人气颇高的“豹子头”林冲。其实想来,开始收集这种行为的源动力,无非是以下几种原因之一:精美的卡面设计,酷炫的武器、技能描述,以及周围同学纷纷收集的风潮。

虽然水浒卡并非是最早出现在方便面里的“特别礼物”,但是无论是在它之前出现的侦探卡、旋风卡、球星卡,还是在它之后诞生的天龙八部卡、三国卡、星际西游卡等,都无法引起像水浒卡一样强大的社会风潮。这些产品都再也无法达到水浒卡曾经的热度。

弥漫在教室里的调料味

一块钱一包的干脆面,看起来还在穷学生们可以承受的消费之内,然而日积月累之下,毕竟积少成多,大部分人还是为了收集水浒卡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来,事后算下来,获得一张卡新卡的成本是要远远高于一块钱的。

很是有一段时间,一到下课,整个教室里都弥漫着方便面的调料味,大家先是将午餐和零食都以清一色的干脆面代替,到后来,就开始一箱一箱地往家里搬。然而遗憾的是,一整箱的方便面里,往往出现的都是重复的一两种卡片,等到大家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袋取出水浒卡之后,这些剩下的面饼却成了难题。嚼着吃、煮着吃、炒着吃……就算是小浣熊有多种口味,也禁不住大家天天吃、月月吃,到最后大家几乎都到了怎么吃都吐的地步……

然而就算是一天5包吃到吐出来,甚至拿出卡后把面送给别人白吃,这种收集的热情依然在持续走高。在有些地方,水浒卡甚至一度成为小范围内的硬通货,在问答网站“知乎”上,就有一位朋友曾用水浒卡换了班花的一个吻……

在卡片收集已经进入后期的时候,我的朋友某天中午打开一包小浣熊后,愣了足足3秒钟,然后疯了一样大喊着跑出了校门……他抽到了之前从未有人见过的108将排名第一的“及时雨”宋江。

虽然事后证明,这一批新进货的干脆面里,“宋江”和“卢俊义”算不上是什么特别稀罕的卡,但是那一刻他欢欣雀跃的表情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里,直到现在依旧难以忘怀。

花样百出的玩法

对我来说,相比起方便面本体翻来覆去就那么几种的烹饪方法,水浒卡牌的可玩性就要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我一直感到遗憾的是,水浒卡里的数值设计并不算十分合理。相比起早期卡牌在攻防两端的强势,后期卡牌明显弱化了防御力这一数值,而且攻击范围这一概念看起来很模糊,这让我很多时候玩起来感觉到麻烦,因为有些实力本应很强的好汉,在我的玩法下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强大战力。

我向来不知道这套卡牌是否有着官方的正确玩法,也不大清楚别人都是怎么玩水浒卡的,反正我自己琢磨出了不少玩法。

最基础的玩法,是两张卡牌各设定100点HP,玩起回合制,将攻击范围当做行动速度,速度快的先出手,双方攻防相减为每回合伤害。后来我玩腻了比武的剧情,又将攻击力、攻击范围、防御力分别设定成射门能力、过人能力和防守能力,组建起了足球队;同理,将这三项数值分别映射到内线攻击力、远投能力、和防守能力后,也可以玩起灌篮高手……

而决定了核心玩法之后,再引入不同的构架,可以产生更丰富的乐趣。比如我经常这样做:将所有卡片随意打乱,组建十多支队伍,组成联赛,然后分组进行淘汰赛,还可以加入换人交易,让强队越来越强,最后基本就是两套全明星阵容来个决赛大碰撞;或者将所有人物分成几个门派,每一代有若干名弟子,胡编一些剧情,让他们上演恩怨情仇、爱恨纠葛……

这些玩法,我自己称其为“拍电视剧”,基本上每次玩起来,一下午都过得飞快。而每次拿到新的卡牌,就可以让我的阵容或是剧情产生新的变化,还真是常玩常新。

没有结局的结局

收集水浒卡可以说是我从小到大,少有地持续投入了很长时间热情的事,然而很可惜的是最终还是烂尾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集齐梁山的108位好汉。我的热情持续到收集到105张时,还有3张就要完成这多年的伟业。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附近的邮局里出现了卖全套水浒卡的小贩,价位低廉还送两本卡册。

规则的改变带来的是信仰的崩塌,我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投入的时间和金钱在这一刻变得毫无意义。于是,我单独买了两本卡册,将我的105张卡片永久地封存了起来,几乎再也没去动过它们。

时隔多年后回头想想,我觉得,收集的过程还是给我带来了许多乐趣和难忘的回忆,然而究其根本,收集这种行为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件休闲之事,如果能一直保持休闲的心态,不要那么拼命,不要倾注那么多本不该有的情感和执念,自然也不会有那么大的落差。时过境迁,时间精力和金钱的限制,让我不大再可能像当年那样疯狂地投入所有去收集一副卡牌,但是起码我还会以休闲的心态玩一玩现在的卡片游戏。

2014年小浣熊推出了统一20周年纪念版水浒卡,还可以用积分到官网兑换含全套水浒闪卡的20周年纪念册。只是我想,又有多少当年为此疯狂的孩子,现在还会去收集这套只剩下纪念意义的卡片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水浒卡寄托的,是那一段难忘的青葱岁月,和那些一起收集的伙伴,或许还有爱恨纠葛,或许还有更多难忘的记忆……

回忆里浪花朵朵闪耀,可我再也不会是当年的那个孩子了。

———————————————————————

责编PS:忘记从几岁开始,我就有点讨厌踏进邮局。

因为某一天,我从灰蒙蒙的玻璃窗中看到,一整套明码标价的水浒英雄卡。

分享到:
赞 +265 踩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