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496期

撰文 / 岁闲君

编辑 / 浪燕陵

努力地活下去,努力地朝这山谷呐喊,然后等待世界的回音

生活的大多数

到今天为止,我连续3周加班到晚上10点多,我决定犒赏自己一到点就下班回家。

深圳是一个四季随机的城市,尤其是到了冬季。从太平洋上吹来磅礴的海风,身影匆匆穿过夜色,目不斜视地跟路人擦身而过,一个灰头土脸的单身女人——我觉得那就是路人眼中的我。

这是属于我的日常。

2011年,我毕业实习,第一次来到深圳,开始学习怎么1个人生活。我每天下班后,总会在外面拖拖拉拉地溜达到很晚才回宿舍。因为人生地不熟,又囊中羞涩,跟公司同寝已经工作多年的同事相处更是不和睦。

公司对面就是深大的校园,我却因为森严的门卫而轻易不敢踏入禁圈;我在深南大道上徘徊,走走逛逛,看着路灯怎样一盏一盏地亮起连成光之路,车流由堵塞到通畅;我纠结,我茫然,我看着这个繁华喧嚣的城市,我清晰地认识到:我,并不属于它。

3年前,我才21岁。

离开校门后,我第一次认知到这样残酷的事实。即使是现在,每当无处可去、无人可约的时候,我也常常会生出这样一种惶恐。

——世界是个巨大的山谷,你我渺如蝼蚁。无论怎么用力呐喊,它都不会给你半点回音。

相信我的经历,我的生活,也曾是这个城市、或者说大多数城市里,大多数人的日常。 漂泊异乡,下班后惟一的去处是出租屋,和内心真正亲近的人天南海北难得聚首。你可以信口开河,你也可以掏心掏肺,你也可以独来独往,总之,无论你把自己设定成什么样的角色,也没有人真的在意你的人生、你的故事罢了。

尤其是在生病时。身体的脆弱把情绪也影响了,思乡不得归,思亲不得见,再想想自己在这个城市没房没车没对象,对于未来简直一愁莫展。

而你呢,其实也对别人的生活漠不关心。

本文由多玩画报「歪弟日报」栏目原创,享有作者原稿登用版权,转载请保留此行。

你做的还不够

太多的人都是“倾吐型”,只想讲述,得到回应。人与人交流,基本是建立在互相倾吐的基础上。就像是一种交换。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为了回报,我也把我的秘密告诉你吧。然后我们就变成了好朋友。

如果大家相谈甚欢交浅言深,大多数时候是因为意外发现,两个人的想法竟如此相似。油然而生一种知音感。或许当人们谈论“朋友”时,实质上,最终我们又回归到了“认同感”这个话题上。甲倾诉内心,乙表示认同,然后热烈地回应。

作为生活的大多数,我想,生活的意义大概便在于此。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对大众心理的揣测。

正如文章开头,我说“到今天为止,我连续3周加班到晚上10点多”,你以为我是想炫耀自己有多么努力工作?恰恰相反的是,我觉得自己不够努力,各种关于朋友的朋友的故事告诉我,他们比我更有天赋,但他们却比我更加拼命。

“你做的还不够,你还要更努力一点。”每天早晨我困得起不了床的时候,我这么告诫自己。

当安排来的新人跟我抱怨,她每天都要跟90多家手游媒体对接,为什么手游这边的推荐图需求单要她来跟进,而端游那边却不是这么分工的,我哂然失语。

当安排来帮忙写手游PR的新人回复我:“因为手机有问题,所以游戏玩不了,所以一直没跟进相关工作”,我哂然失语。

当安排来整理我需求的媒体活动效果分析效果的新人,三催四请才给到一个根本无法满足需求的文档,我哂然失语。

当我被告知有人觉得自己文笔不好在新闻方面没有天赋,所以分配他新闻任务就非常为难,所以我还是要自己亲自来跟进新闻这块工作时,我哂然失语。

不置予评。有那纠结的时间,我已经熬夜加急把事情全梳理完了,转头继续忙端游的项目。

不能否认,工作中也时常会遇到这些大多数。也许他们只是需要时间去成长,去体悟生活的现实和残酷。只要给他们时间静待思想成熟。

不能否认,工作中,也会遇到另一些大多数。即使他们并不算特别喜欢这个忙碌的行业,但他们的学习态度是最主动的,他们的表格是整理得最细心最认真的,他们离职前,在岗位一日,自己手头负责的事情总是处理得妥善周全。

——如果世界对你始终没有回应,那说明你努力得还不够。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是这么想的。

这样就觉得累了吗?

我转行做市场,带我的那位前辈亮爷,是一个凡事都只提纲挈领的人。他通常只会告诉我:“你这个地方做的不行,但我不想解释,你自己想想是什么原因。”

第一次,我傻眼了:“……”

他看起来也不像是故意为难我,说:“你再好好想想。”

“……嗯。”

我往往会经历一个从冥思苦想到终于恍然大悟的过程。

当我把自己的回答提炼出来反馈给他时,他会很赞赏地认可,然后帮我把想法补充完整。他经常会加一个后缀:“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当时我和另一个媒介小姑娘都是新人,他带着我们加班,经常加到11点。其实他一直都坐在那里玩游戏,只是陪着我们加班而已。在他带我的那1年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如何制定软性PR计划、如何用市场的思维来看待产品、如何寻找外包合作、如何装逼hold住三方让对方相信我们有很多推广预算购买资源。

他说:“一名合格的市场策划,必须对市面上90%的游戏都了解。” 他说:“策划这一块,有路子(推荐资源)很重要,你平常就要多收集。” 曾经一次因为制作活动推荐图的原因,我跟设计师沟通障碍,他直戳要害:“跨部门沟通的时候,你的态度要软一点,大家都是给公司干活的,大家的目标都是为了把推广做好,你气什么,急什么?” 现在我还是改不了心急的毛病,但已经学会最大限度地放低自己,一切只为了推荐资源顺利到位。

有天晚上,11点多下班的路上,他跟我们一块走向公交站台,一路走一路聊。他突然问我们:“这样就觉得累了吗?”小姑娘们连连点头,都还在觉得自己是妹纸,应该被呵护的心态。 他笑而不语。

我非常感激他当年教会我的这一切。现在,我能体会他当时的心情了。 可惜的是,他后来也遇到了自己的瓶颈。在一次跨部门会议上,项目的负责人当着他的面说:“我觉得市场软性没什么用。”

再后来,他辞职了。

等待世界的回音

我经历过各种打杂的阶段,也曾经急躁过,自省是不是应该换个环境。

去请教亮爷。他说:“你很聪明,也很努力。你只是缺一个机会。在深圳来说,你目前待的地方有很多机会,你耐心点,做越多事能学到的东西越多。”

那段时间,页游手游端游,来者不拒。 害怕被fire,害怕被否定,害怕面对无知。 我小心而惶恐。

在一个人的深夜里,埋在出租屋的被窝里痛哭。那段时间恰好失恋,人前乐观,人后发呆。感觉迄今为止的人生简直糟糕透顶。我觉得我活得那么用力,但是世界它一点回音都不肯给我。

我父亲打电话联络我,我在电话里继续哭。他安慰我,人生像潮水,总是有起有落:“你懂得越多,在职场被出局的可能性越小。”他跟我讲他的工作,同样压力很大,同样不断在学新的技术新的常识。

他当年因为父母离异,停学了一年之后复读,一直成绩优异的他高中落榜了,这是人生一大遗憾。他是一名普通的电工,后来看到了电脑发展的商机,自学了如何修理电脑的硬件以及软件维护,他现在因为工作需要,对影视器材的维修和开发很有研究和一些心得。他好不容易打拼到了中层岗位,民企走后门进来总经理助理又空降来插手,不懂装懂地插手他的管理工作。

——人生在世,我们都觉得自己已经很用力地去生活了,原来我们却始终还是生活的大多数。

之前提到的既在SDO又在企鹅工作过的姐姐,是我进入游戏圈的契机。 09年的时候,我沉迷写作,在同一个网站的作者群里跟她相识。

最开始,她曾经在仙剑系列的哪一部中担任关卡策划,还曾经在我们群里发过没能派上用场的一些宠物原画。她学生时代末期的生活尤其艰难,她的学费因为她母亲的失误被高利贷骗光了,为此她放弃了保送国外进修服装设计的名额,还没毕业就出来勤工俭学。以那时上海的物价,她最穷的时候,曾经连续3天只靠喝自来水度日。挣扎了数年,近几年才终于算是一切苦尽甘来。

“做游戏这一行很辛苦。你要是不喜欢,最好还是别入行。”她知道我找工作投了游戏公司的时候,这样告诉我。“不过,你也可以试试。没有人天生知道自己喜欢干什么。”

我很庆幸,我人生遇到的大多数,都是这样努力生活、努力工作的人。

努力地活下去,努力地朝这山谷呐喊,然后等待世界的回音。

都是凡人如我等

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答案很含糊。有人说,你不努力,怎么知道结果不行。也有人说,不努力肯定不行,但努力了有可能行。

可这些都是结果导向的答案。难道人的一生,只能以最终胜负来盖棺定论吗?却也未必。努力过,才能不后悔;用力活过,才知没遗憾。

毕竟,生活的大多数,都是凡人如我等。

《自伤无色》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

它说:最期なんか、みんな同じように、倒れてゆきます,意思是“到了最后,人人都是同样的一睡不起”。

我一直把这句作为自己空间的说明。

人生如寄,一期一会。因为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因为要死很久,所以活着的时候,我想给这世界留下一点点回音。

—————————————————————

责编PS:岁闲君同学很喜欢《千与千寻》里面的无脸男,所以这期的配图都是围绕着这个可爱的家伙。

我想,在这个世界活着就一定会留下声音,但却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回音。

世界太纷乱,只是希望大家的声音大一些,再大一些。

分享到:
赞 +320 踩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