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500期

撰文 / 浪燕陵

编辑 / 浪燕陵

每一个山寨厂商都是一个赌徒,他们用未来和口碑,赌是否可以收回足够的利润

最后的尽头,我们再聊聊山寨

昨晚酣睡途中,偶得两段广告词,内容惊秫,难以平抑,遂猛然惊醒。鉴于词句过于劲爆,不能藏拙,于是便狠下心来拿出分享,祝大家一同发个噩梦。

“X星PSP,全新进化版,比普通更超级,直接支持FC、MD、SFC、GBC和GBA,不再需要模拟器!买金X的PSP,放心,安心,窝心!”没错,这货就叫做PSP,而且为了保证玩家买对,就连外形也和索尼的某款游戏机一模一样。不过,千万不要以为它侵权了,人家才不叫做PlayStation Portable呢。

“泥菜I3、I8、I9手机,工厂直营直销,畅玩时下流行游戏,疯狂的小鸟,给力猫,吹裙子,水果大乱斗,款款精彩款款有!3.2寸大屏电脑手机,只卖399!”上面四个游戏的字你们一个都没看错,全部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绝对”和那些类名游戏相差无几——就好像泥菜和尼采的差别那样。

众所周知,游戏业是一个满载幻想,又充溢糟粕的地方。这里会有着无穷无尽的创意,也会有着形形色色的模仿。就游戏软件而言,每个月可能只产生一两部精品,但却可能每天就产生四五件让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破烂货。而在最好和最差之间,还有着那么一些良品或者残次品,既有能够让玩家眼前一亮的部分,也有让玩家嗤之以鼻的地方。在这些作品里面,就有着让我们又爱又恨的那么一些山寨游戏。

本文由多玩画报「歪弟日报」栏目原创,享有作者原稿登用版权,转载请保留此行。

那个山寨,我看出来了

考虑到中国游戏业现在的境地,要说好山寨游戏的事儿,最重要的就是给山寨游戏一个准确的定义。正如痛骂“汉奸”,大呼抵制“日货”的人遍大街都是,却没有多少人能够说清汉奸的界线、日货的定义一样,尽管鄙夷、蔑视、唾弃山寨游戏的玩家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但当中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明察秋毫,从理性上讲出些所以然来。当然,对于觉得“大爷我就是上帝”的一些盗版玩家而言,道理和逻辑都是多余的事儿:我说你是山寨,那你就是山寨,你又能怎么着?

完全横着来的玩家应该算是少数,更多的是说着一些道理,但道理却让人哭笑不得的家伙。十多年前,我就认识一个女玩家,在玩了《仙剑奇侠传》之后,直接就将《轩辕剑外传枫之舞》射到了耻辱墙上:“这游戏是抄袭仙剑的吧?主角不仅学人家用剑,而且也喜欢耍点道术,爱上的人都是那么不谙世事,最重要的是大家都穿白衣服。”那时候,山寨这个词儿还远没有普及到游戏领域,“抄袭”已经是她可以用到的最高级词汇。现在回想起来,颇有点悔不当初,你说这么有调教意义的妹子,当时为什么就错过了呢?

同样的情况还有不少。在《暗黑破坏神》之后,出现了很多“暗黑LIKE”的游戏:00年的救世传说,02年的地牢围攻,04年的圣域,05年的黑暗史诗,06年的泰坦之旅,07年的魔法黎明,08年的传奇神之手,09年的火炬之光,以及后来手机上的地牢猎手……国产的也有碧雪晴天,剑侠情缘,刀剑封魔录,三国赵云传,秦殇等等。这些长则十来年前,少则两三年前的游戏,能够在玩家的脑海中留下印象,自然都不是太过平庸之作。但每一款游戏出来之后,都总出现这样的声音:这货是抄袭OR山寨暗黑的!因为OO,加上XX,而且还有OOXX……客观一点来说,上面这些游戏确实都有借鉴大菠萝的成分,而且最终也没有超越“暗黑LIKE”自成一派。但难道只要有着一些善意的模仿,就铁定都要被打上山寨的烙印?

山寨这个化用词,虽然大体上是中性的,但放在游戏行业,却多少带有一股贬责的味儿。它和“借鉴”、“模仿”以及“活学活用”等等的说法都有所不同,是一个被独立区分出去的词汇。

在游戏行业中,玩家自制MOD不应该算是山寨,要不辐射系列,上古卷轴系列,魔兽争霸3,星际争霸2这样的游戏就势必成为插满寨子的山丘。原公司自己进行改版也不是山寨,要不愤怒的小鸟那些里约版,季节版,太空版都不用出了,直接统合成一个山寨版就能够皆大欢喜;大体模仿但有着诚意和创意的也不是山寨,早期的桌游玩家都知道三国杀模仿的是BANG!,初版时除了人物名字、武器名称等改了一下之外几乎是完全照搬,但这些事实一点都不妨碍广大玩家们沉迷其中不能自拔——这当然和三国杀不断推出武将,创设规则有着很大的关系。

山寨,也是有纯的

那究竟,怎么样才算是一款“合格”的山寨游戏呢?综合更方面的资料,山寨游戏有着以下特色。

首先,山寨游戏大多都过分商业化,以致背离所有人的初衷。舍弃创意,跟风山寨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大体上就是为了吸引原作品的粉丝,又或者借用原作品的人气来留住不明真相的玩家,用一个成语来概括,就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这种有风借尽,有利谋尽的态度,往往就是山寨游戏背后的那些厂商最为惯常的嘴脸。

更离谱的,是那些把利益无限放大的厂商。他们不会去想什么核心竞争力,不会去尊重什么知识产权,不会考虑太过长远的企业回报,认为自主研发吃力不讨好,认为创意就是用来偷来抢去改头换脸,认为当今行业低迷容不下制作新游的小厂商,认为赚到钱就是王道,没啥比有钱更加了不起……总之,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都不会对行业,对自己做出什么有良性意义的事情。

能够有这样的爹妈,做出来的游戏自然也就是满身铜臭钱腥:想要经验?给钱。想回血回魔?给钱。想要装备?给钱。想开通结局?给钱。想继续游戏?给钱。想不玩了?给……哦,不用,不过,请看广告。不知道大家早前有没有玩过一款叫做《植物大战僵尸:全明星》的国产游戏,如果你玩过,那恭喜你,你肯定了解我现在的心情。

在国外,山寨游戏大多只是借点威风来耍耍,就算是商业化也不至于太过离谱。但在国内,情况就截然不同了。基本上只要越是山寨,商业化就越是严重,商业化越是严重的,也必然越是山寨。可以说,唯利是图的厂商是山寨游戏的好老爹,只有他们才能够舍弃一切只向钱看,非要把自己的女儿整成大明星。长此以往,到头来大多都只能够是人财两空。这些老爹永远都不会明白,明星只有一个,做自己才能够真正闪光。

其次,山寨游戏的既视感强烈,除去别人的东西就很难再找到核心价值。具体到一款游戏上面,就是某些地方、某些场景、某些人物、某些剧情总是能够让人想起原型。将这个词用在山寨游戏上已经十分客气了,因为相当一部分的山寨游戏,既视感不仅强烈,而且直接,好吧,其实就是干脆照抄照搬。例如,前阵子某款经常在右下角徘徊的页游,无论从人物还是技能还是场景都完全复制了《暗黑血统》,看上去动画也就完全是flash,除了名字和坑爹的宣传语外,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是原创的。放在最外面吸引笨蛋的广告尚且如此,内里只怕就更加奇葩了。可惜就是这种山寨都搞到四不像的页游,却往往能够存活在右下角几个月之久。

完全抄袭素材、背景和名字的做法需要极厚的脸皮,就算是从了“山寨”这个命,也不是所有公司都愿意如此无耻。更多的山寨游戏都有着自己的一套,虽然标准甚为模糊不清,但概括上来说,就是在完全挪用的前提下略作修改,而且修改的地方往往是能够让玩家直观地感受到的,好在山寨的同时保留一点小小的尊严。众所周知,手机上的WM系统在这几年已经是末日黄花,境况甚至比塞班更有不如。而在这个系统上面,就有着一款和《愤怒的小鸟》相似度超过90%的游戏:《愤怒的老狼》。可以说,《愤怒的小鸟》最具创新的一点就是游戏系统和玩法,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小鸟可以变成老狼,小猪可以变成肥猪,自残式的飞砸可以变成气定神闲的吐气,明亮的Q版画面可以变成暗暖色系的写意风格……《愤怒的老狼》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将要抄袭的都抄袭了,将能改变的都改变了,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款有着少许诚意的山寨游戏。不得不说,这么一种山寨的方式非常讨巧:既省下了很大的力气,又立马超越了好一部分的山寨残次品。

只是,不管抄袭得是否有诚意,山寨游戏一般都缺乏撑起整个产品的精气神——核心价值。游戏制作是一个动机影响结果的过程,主观能动性在成败得失中占着极大的权重,作品的精气神都是靠日常工作的一点一滴来积累的。当一款游戏的制作过程充满了抄袭和搬运的时候,整个团队都陷入了懒惰和麻木之中,又怎么可能凭空长出一些有趣的创意呢?要知道,山寨游戏并不是中国的大学生,没有办法在“小初高”十二年的严防死堵后,突然在大学搞懂如何谈恋爱。

山寨和模仿借鉴的距离

正如基佬和基友,腐女和LES只是一线之差,山寨和模仿借鉴之间也只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但正是这么一小点的距离,会在玩家的心目中放大到十万八千里。而且,对厂商而言,要跨越这么一小点的距离,有时候需要的可能只是几许魄力,但有时候需要的可能就是大量的经验累积。这么一丁点的距离,通常就体现在游戏的核心价值之上。

《死亡空间》在运筹系统和场景设计上都借鉴了《生化危机》系列,但没有人会说它是山寨版的《生化危机5》。《反恐精英》用的整个架构都来自《半条命》,但没有人会说它是《军团要塞》的另类版本。《龙腾世纪:起源》承接了《博得之门》系列遗留下来的好些梦想,但没有人会说它抄袭照搬了《博得之门2巴尔的王座》。

究其所以,就是因为以上提到的这些游戏,并没有将模仿借鉴当成最终的目的,而只是将它们当成中间的过渡过程。它们的厂商比谁都清楚,核心价值只会出现在自己所有的那一部分灵魂内,模仿借鉴只是也只能是为创造创新服务。正是由于这些厂商深刻地认识到核心价值的意义,所以最后的成品才有着足够牢固的主心骨。

值得注意的是,“山寨”对于厂商来说是一个目的,但“山寨”对于玩家来说却是一个结果。因为个人认知和感受的差别,一款百分之一百的山寨游戏,去到某些玩家的眼里,可能就会成为一款百分之一百的原创作品。假如一个懵懂少女从来都没有接触过《植物大战僵尸》,但却一眼看上了《度娘大战兰州烧饼》,说不定就会将后者奉为创意神作,将前者当成山寨的跟风作品。正因为目的和结果之间有着这样的微妙差异,厂商才会愿意放手一搏,盼望山寨作品能够飞上枝头,变成凤凰。对于下了狠心搞山寨游戏的厂商而言,山寨和模仿借鉴之间的那一线距离,不再是我们以为的那种障碍和鸿沟,而变成了某种奇特的机遇。

一线之差的机会

他们有机会利用这一线之差,让山寨游戏糊弄到足够的受众,在一切泡沫破灭之前赚个盆满钵满。每一个山寨厂商其实都是一个赌徒,他们用自身的未来和口碑,赌山寨游戏能否收回足够的利润。如果他们本来就不看重未来的发展和市场的口碑,那又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止他们,做出如此愚蠢的一次赌博呢?

在苍茫的游戏业界,和山寨有关的事儿真是相当地诡异。

玩家对山寨游戏的厘定,可能大体出于理性,也可能完全出于感性。于是山寨游戏不一定难以立足,诚意游戏也不一定大红大紫。

游戏厂商对核心价值的认识,可能清晰无比,也可能愚钝无知。于是有人对山寨游戏嗤之以鼻,有人对山寨游戏满腔热情。

山寨和模仿借鉴之间的距离,可能触手可及,也可能咫尺天涯。于是有的作品能够一跃龙门,有的作品就只能够停滞不前。

因为以上种种,可以回旋的空间够广,可以钻通的空子够大,可以赌博的地方够多,所以懒惰才有机可乘,山寨才有利可图。有光明就会有黑暗,有原创自然就会有山寨。虽然我们一直都赞颂原创,讨伐山寨,但只要原创精品不曾消失,山寨游戏就必将如影随形。

勤奋创造价值,懒惰无可避免。原创难能可贵,山寨嘛,自然也一直都在。

—————————————————————

责编PS:作为500期的完结,应该有很多话要说的。但想想100期说了,200期说了,300期说了,500期就……还是不矫情了吧。

于是这么特别的一天,我放上了自己挺久前的一篇文章。作为一个原创游戏栏目,在最后的最后,聊一下游戏山寨,也算死得其所了吧。

作为一群狂热的游戏人,歪弟日报的作者和编辑,都有着一个或深或浅的游戏梦想。将梦想付诸于文字的我们,几乎都笃信游戏能成为“第九艺术”。在游戏更多是一种产品,更多是一种商品的当下,我们走下去的力量除了热爱,就只剩下坚持。

有些话说了500期已经足够,有些话再说多500期,也仍然未够,所以就此打住。

各位看官,有缘再见。

分享到:
赞 +645 踩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