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新干线

2004 - 2010

动漫资讯杂志返回画报首页

游戏城寨

2004 - 2010

电视游戏网站levelup.cn返回画报首页

电软

1993 - 2012

《GAME集中营》返回画报首页

NT网络社区

1999 - 2007

国内第一个活跃ACG综合论坛返回画报首页

回忆有声

作为媒体,清明例菜是作悼。取三五名讳、摘百度百科、伙同网友听取哀声一片,坦白说,作秀的确比做事容易。 众所周知论节操当属《多玩画报》最多,别人紧巴巴攥手里的不及我轻飘飘丢出去的,按说鞭尸作秀都可以畅所欲言而不必有什么心理障碍;但碰巧除了节操,《画报》更有自己的底线:写原创,说实话。 若需要的仅是悼念对象那很容易,一直都容易,张国荣年年都是现成的;假如悼念的必是我们真正想念的则很难,一直都很难,我们甚至不记得自己记得什么,又怎么记得去想念?

上个周末难得放晴,路过龙井附近不知名野湖,湖到桥边豁开一溜不知名野溪;其实溪都算不上,淌开也就巴掌宽,却水声轰鸣、哗啦作响,一本正经流得很规范的样子。我为此稍作缓行。从前家门口就有这样的野水淌过,我也常写到,或称“流水潺潺”,或叹“涓流琅琅”,并无愧色,不留神还会感动到自己。而站在那儿我突然记起来,其实就是这样的流水声,这样嘈杂,这样刺耳,潺你个头,琅你个蛋。而也是在那儿我忽然发现,回忆里哪怕最生动的篇章,也徒有影像和人声,音效BGM欠奉。没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

也许别人的记忆体并不像我压缩损耗的厉害,但凡被1个数字1个圈划归一个decade的所有人,青春记忆定在某一点上交集,再同样匀速退散;这些灵犀可通的点也许是某个人某首歌某本小说某部电影以及你知道我会说的——某个媒体/杂志/刊物。 所以我们凑在一起,一点点填满《纪念册》并不为记录历史,它就像同学录,与古人无关,于后来者无涉;这栏目自然也不是为清明节或是任何一个节日应景致哀,因为我们怀念却未必伤感,个别时候,可能还很喜感;我们做这些是因为再没有别人能帮我们做这些,直至记忆里最后一声回响停止振动,便不再有一段纯净的过往让我们心跳。

编辑:佛萼千草、浪燕陵、阿电  美术:鱼生  制作:依米  

分享到: